雖然這是一個拿來試水溫的文章 但是還是有點不小心認真起來的感覺

這個主題太好聊 也太好討論了!

但基於文字閱讀流暢度 還是分成幾個部分來簡介一下 

- 真正的文藝青年認知的文青

- 世人所認知的文青

- 社會判准下偽文青變成真文青的假文藝行為及週邊的衍生等等

- 不能接受的輕 

 

其實里長一直覺得以這樣的文章風格 很容易形成戰文

也很容易引來所謂的認真魔人和孔子星球的知識分子過度關注

但關於這個主題 實在太想大書特書 管他管那些娛樂分子和放暑假玩樂的青年們

還是 從文青開始來聊吧!

聊天的背景來自於日前里長和真正的文青踏青的日子

不可多得的好朋友們 完全吻合了所謂的 - 友直友諒友多聞 (有沒有一開始就很文青 掉書袋開始!)

說實在話 現代人在與人交往之時應該也不會用這種評斷準則在交朋友吧! 

但是往往想了解一個人比較深入的時候 看朋友幾乎可以看出些端倪來

(是說我朋友涵蓋的類型和風格是差蠻大的就是了)

回歸主題 真文青們在一間 堪稱狠文青的咖啡館 聊一個主題 

-- 甚麼是文青?!

從文青應該必備的週邊商品 出入場域 生活行為 到社群關係

不外乎就是 黑框眼鏡 單眼相機 蘋果電腦 文青咖啡館 藝文中心 書店 後現代或是村上春樹 重金屬搖滾或是小清新音樂 到知名的社群行為 圖文不符 隨意段句的文章與晃很大的照片 最後是社會類型議題運動

基本上構成幾項就已經非常文青了

但是 這些是文青嗎?! 還是文青這詞彙 根本不是文藝青年 而是文藝青年衍生物 

里長管很大的精神甚至質疑 文創產業中 真文青比例夠不夠足 撐不撐得起該有的社會和文化議題 還是 擔子太重 只能說周圍 不著邊際

也就根本不精準到位呢?!

 

文青夯到有app 文青相機

像照片裡這句話 就讓我想起當時學生時代某位老師因為本系所以研究思想為主 就出了一個(變與不變)的作文題目

我的好友寫了一段非常棒又幽默的話 

她說 : 變與不變 就像 麻醬麵陽春麵 其實都是一種麵~

根本 大文豪來著 掉書袋的文字念點書就能說嘴 但是能兼顧簡單又幽默 一看就懂的文字 才是白話文舒心又迷人的地方啊!

能考驗一個人是否為真正的文藝青年 真的不是靠外表

開口的涵養談吐 顯現出來的智慧和深度 才是真的判準

但畢竟真正的文青們沒有成為憤青 也都因為涵養和知識 泰半都已經是社會的中堅份子 和教育者 

沒有外貌上的制式文青式時尚

因為 他們是真正的 - 文藝青年

(文青姐姐說她不是青年了 請稱她為文嬸 或文姨,這也就是真文青可愛的地方 幽默又有才)

 

總而觀之 

文青 以類型來說 多半是以興趣歸類出來的一種特定族群

愛好攝影 愛好藝文 愛好社會議題 愛好品味生活

其實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一點這些成分的興趣存在著 

也就是 一個人人皆文青 也非文青的時代來了

智慧型手機發達 隨手拍出來的照片多了 沒圖沒真相的圖文社群型態生成

也讓洗照片變得可貴 藝術 藝文 和創意 變成越見普遍和普及

高不可攀的藝術作品 網路上都看的到 

身歷其境 變成一種特別

也就相對於衍生的種種

我們太追求 與眾不同 

因為大家都太像了 又沒有甚麼特別的 有趣的

想要在興趣上 找到認同感 

也找到同類 於是 一代文藝青年換文青

沒有比徐志摩憂愁愁悵 卻比醜奴兒的筆下 更愛道天涼好個秋

四季可以吟詩 晴雨 可以作詞

比方文山更方文山 比林夕還林夕了

其實說來 文青也是一種時代下悲哀的互相認同族群

當然我相信他們認為世人才悲哀 他們是為了很多某某種種再努力著

想起來我輩雖然在時代輪轉期 卻也感受到書寫的階段

還未太發達的科技讓我們以寫字 寫作文 畫畫的兒時求學

到現在 很多的孩子需要補習作文 因為他們只會打字app

文與字間的美感 他們以隨手拋的記憶法學習著

注音文 火星文 和那些所謂的神人神文神回覆

套句里長晚餐時的友人隨口說的 : 國文造詣是不是不太好?!

越來越多文不對題 越來越多好高騖遠的夢想藍圖

和越來越氾濫的 放錯重點 

就算給他們一堆標籤貼和螢光筆 都惡補不回來的

就是這個時代  一種交錯中 不斷成長和鬥爭的光明與黑暗

 

寫到這 熊熊想起我經紀人千交代萬叮嚀的 : 妳文章不要寫得太嚴肅啦!!! 

哈哈哈哈 完全嚴肅啊! 不然怎麼開砲!!

 

J里長最後想跟文青們說的 真的很簡單

世界上有很多不能承受的輕 不是輕輕鬆鬆 隨口說說就可以帶過的

文學和藝術品 的意義和本質 需要去了解和體悟 也不是一時半刻 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像不像 三分樣的模仿行為 可以模仿到假文青的外型外貌

如果你只當文青是一種即可拋 周拋式隱形眼鏡

社會與環境 永遠都不可能滿足所謂理想世界裡 該有的 該完滿的一切

夢想也是 請腳踏實地去深刻體悟了解

文藝 可以復興 文青 別成為了時代轉變底下 比羽毛還輕的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總管 的頭像
J總管

雪拚小姐 街溪

J總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經紀人
  • J里長 你這篇文章的深度比馬里亞納海溝還深 要逼死誰? btw 妳很煩 居然也寫過<變與不變>的作文 哈哈哈哈哈哈哈